談到我棄用 iPhone 的原因,條列出來應該不少,今天索性就先談最後一根稻草:Face ID。

生物辨識技術 (Biometric) 早在 iPhone 導入指紋辨識之前,就已經被應用多年,但,iPhone 確實是讓這項技術廣泛被應用的重要推手,iPhone 也因為這項技術,給自己挖了個坑。

比起按 4 到 6 個數字或是在螢幕上畫出解鎖圖示,指紋辨識一碰就解,搭配 SmartPhone 的硬體特性及 iOS 使用體驗設計,再加上蘋果給這個技術起了個順口好記的名字:Touch ID ,一下子之間,生物辨識技術不僅僅是個話題,更讓 iPhone 持續站在 SmartPhone 的高點。

但,在 iPhone X 首次導入的 Face ID,就沒有那麼順利…

雖然,普遍來說,蘋果使用者多少還是能夠接受瀏海頭的設計,然而,疫情的延燒似乎給了蘋果一個當頭棒喝,蘋果的因應方式,本來我在猜想的是 iPad Air 4 放上與電源鍵集成的指紋辨識,會延用到 iPhone 12 上面,不過,iPad Air 4 發表後,有個小小插曲是 Bob Borchers 與 John Ternus 在受訪時,宣稱為「難以置信的工程壯舉」,也因為這一點,讓我看弱蘋果,畢竟該項技術,早在 Android 上面就被應用,如果蘋果表達出自己是參考所有的設計後,嘗試在自家的硬體上做出優化,這樣的說法,我反而比較能夠接受。最後,2020 年的 iPhone 12 最後並沒有延用這項設計, 我倒是沒有那種「難以置信」的反應,可能是因為早在 iPhone 12 發表的幾天前,我就已經把 iPhone X 與 Apple Watch 通通出掉,也沒再特別去注意發表會的關係吧!

蘋果提出的另一個解決方式,…就是要麻煩使用者,再添購一支 Apple Watch。看到這一個方法時,我真的快要無言,雖然,有不少人現在手上都有一塊 Apple Watch,但是,一塊 Apple Watch 不是 2、3 張小朋友就可以輕易入手仍是事實,更何況蘋果一再強調的隱私問題,我深表認同,因此,我也不見得願意把個人的生理相關資料提供給蘋果蒐集。

Tim Cook 把 Face ID 當成一個 iPhone 發展史的重要里程碑,以我的角度來看,Face ID 比較像是一個分水嶺,因為,導入 Face ID 後的 iPhone,在各個面向,不是被緊緊逼近,就是遭受打擊,iOS 也被詬病越來越像 Android(其實,操作介面已經有點哥倆好的樣子)。除了 iPhone、iPad Pro 以外,蘋果至今還沒有把 Face ID 導入其他產品的結果正式出品,而我已先在 Microsoft Surface,有過使用體驗。

現在論成敗,或許言之過早,但,從 Face ID 的經驗來看,蘋果在持續發展 iPhone 時,需要認真思考的,應該比較不是 iPhone 還能夠弄什麼顏色,而是 iPhone 可不可以再從其他的面向,帶給使用者更多生活上的便利。

不然,以我個人而言,要我拿出 2 萬元 去處理 1 萬元可以做好的事,那我寧可把 1 萬元省下來,拿去做點別的事。

最後修改日期: 2021 年 10 月 18 日

作者